2018六合今晚开奖45期香港马会开奖结果|六合资料|香港马会六和合彩资料|特码预测|特码资料|特码内幕|内部号码|特码直播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

郭敬明:办公司成就品牌 黄晓明不会演我的小说

2018-07-15 04:54

  近日,老牌文学《收获》“长篇专号”2010年春夏卷刊登了郭敬明的新长篇《爵迹》,消息一经披露,《爵迹》的文学价值、纯文学与市场化的关系等等就引起了争议。记者采访了青春小说作家郭敬明与《收获》副主编程永新,请他们谈谈自己的看法。

  郭敬明:《收获》登黄永玉老师的一篇文章,之前我跟黄老师有过接触,所以他们想邀请我点评一下。然后就写了一个,后来他们说也欢迎,将来也可以有合作,正好自己有一本长篇小说马上要发表,我就问他们长篇可不可以,我就让他们看了一下,他们说OK的,然后就登出来了。

  记者:去年你的作品还曾经登在过《人民文学》上,那一次销量有了明显提升,上次合作下来有什么感触?

  郭敬明:我倒还好,因为可能关注比较多,但是对我而言就是我的一篇作品,然后有传统文学可以刊登,我自己也是感到荣耀,但是刊登出来对我产生不了那么多的影响。我很少关注新闻什么的。

  郭敬明:偶尔读,不是每期都买。我平时看都不太看文学方面的,一般会看时尚类、财经类。

  记者:一直以来很多人觉得文学分传统的严肃文学和青春文学,你觉得有必要吗?

  郭敬明:每一个有自己的风格,比如《收获》主要登传统文学,《最小说》就是青春文学,每个领域有它不同的风格。但是对于整个市场来说,没有那么多分别,读者会喜欢各种各样的类型,你没办法要求今天的社会所有都是一个类型一种小说,那这个文学圈也太枯燥了。所以我觉得每一种类型,都有存在的理由,和喜欢的人群,这些存在都是很有意义的,百花齐放最好了,不要太单一。

  郭敬明:我自己没有那么多考虑,都是我有这样一个稿子,然后这家社愿意刊登,对我来说我也很高兴很荣幸,其实跟其他发在《收获》和《人民文学》上的几百个作家是一样的,我们的心态是一样的,稿子刊登出来我们很荣幸,至于社为什么刊登我们的稿子,是为了商业还是稿子有传统意义存在,更多是队考虑的,但是我们作为作者不会考虑这些。

  郭敬明:那肯定不能比。《最小说》稿费也不高,我自己出书赚的钱肯定比登在要高,远远不止1.6万元。不同的行业不同领域有它不同的标准,如果今天《收获》是这样的标准,我也不会要求专门为我而改变标准。

  记者:《收获》在登《爵迹》的同时也登了两篇评论。郜元宝的评论了你的小说,你怎么看?

  郭敬明:我两篇都看了,都挺喜欢的,特别是第一篇郜元宝老师写的,我还专门给《收获》的编辑发了短信,说代我转达对郜老师的谢意。他讲到的那些缺点,都是我这里很薄弱的,很需要去改的。包括他讲世界观、教、语言累赘,都很到位。因为《收获》登的版本是我以前在《最小说》连载的版本,每个月都会要有一万字的连载,那个时候时间档期都很紧,没办法把文字雕琢得很精细,必定会有多余的地方。在8月份推出单行本的时候,这些都会改掉,包括郜老师提到的对人性的追问等。

  记者:这些年你和很多老作家有一些互动,比如和王蒙和黄永玉,和他们的交往有什么感触?

  郭敬明:他们经历过的年代比我们多,人生阅历比我们丰富,所以说跟他们交流可以学到很多东西,这些都是时间沉淀下来的智慧,年轻人(包括我自己)很缺乏这一块。由于年龄的关系,有的时候还是很肤浅,缺少深度,每一次跟他们交流,我都很珍惜。最难得的是,我所接触到的这些长辈们,对我的态度都是很爱护的,他们愿意告诉你人生中的一些道理,愿意来你的不足,这是我很的地方,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得更好。

  郭敬明:每个对我都挺好的。我没有跟他们经常见面,大部分都是活动或者某些场合正好见到,没办法聊得太深,但是他们的态度对我而言很重要。一直以来,我都觉得传统评论界对我有各种各样的意见,但是当你真正接触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其实对你是很宽容的,这一点就让我觉得很难得也很,我也很虚心去听他们说的,因为我觉得他们说的都很有道理,包括这次郜元宝老师的点评,我看完之后没有觉得很生气,我反而觉得他真的写得很对,我会按照他写的去改正。

  记者:我看黄永玉对你评价挺高,还说如果来随时可以去找他,你觉得你身上什么特质打动了他呢?

  郭敬明:我觉得还是年轻人的这种气息,黄老师很有个性也很好玩。别看他八十几了,他心态很新锐的,也很会跟你聊。他说你下次来我想听你讲你们年轻人的事情。他也问我,怎么看、怎么看年代,等等。他对任何事情都很宽容,对任何观念都很接受,不是一味地否定。大气,是一个智者老人才会有的。这些我就做不到,我现在看一些九零后,我搞不懂他们的生活,但是他不会,他愿意来了解你,放下身段很包容地接受。他可能不认同你的这种方式,但是他接受、尊重你的选择。

  记者:一直以来,你对一些非议都不太回应,我想知道你是真的不生气,还是不想理?

  郭敬明:一开始还是觉得难受的,因为我出道早嘛,十七八岁。那个时候,新闻说我干嘛干嘛,其实是我没说过的话、没做过的事情,还是很郁闷的。但是,时间久了,你会发现,那些不能影响你。一篇新闻可能几天之后就没了,再恶劣再不好的负面新闻,一定会有更加恶劣更加不好的消息来替换它,如果你永远沉浸在这些里面,去抱怨去纠结,那你都没有精力去真正想干的事儿了。

  如果你写好一个文章,你的书被读者喜欢,10年、20年之后,大家记住的是你的作品,你创立了《最小说》,你写了《幻城》,写了《小时代》,没有人会记得他几年几月发生了一个什么新闻,他几年几月又说什么,没有人会记得那些东西的。

  记者:你走到今天,获得了商业上和写作上的成功,但是我记得你也拿“楚门”比喻过自己。我想知道,你现在还有什么遗憾,还有什么是想做还没有做的?

  郭敬明:遗憾倒没有太多,我觉得我人生中也没有什么太遗憾的事情,没有做的事情太多了,我希望自己将来可以更好。按照我自己对自己的规划,包括将来公司的前景,现在只是起点而已,远还没有成功。

  我希望别人可以在5年、10年之后,看到郭敬明可以有更大的能量,他远不止今天的这个样子,我也在为这个目标去努力。

  郭敬明:我在做公司的时候我跟他们讲了,我们一切的利益都是以公司的利益为出发,公司受到损害的时候,任何人的利益都可以,包括我的。我也是在利用我自己郭敬明的这个品牌去成就公司的品牌,因为我觉得公司可以无限传承下去,可能下一代人或者下一个人,公司都可以一直存在。哪怕你这个人已经离开,或者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。就像可可 香奈儿已经去世了,但是香奈儿永远流传着。我希望可以做出这样的东西来,让不仅仅记住你这个人,在你去世之后,你依然对这个社会这个世界产生影响。

  记者:但是这样一来就会有更多的光打在你身上,就像你比喻的楚门的状态,你自己怎么去平衡?

  郭敬明:可能习惯了吧,就没有什么太多的。因为我觉得,你得到了、财富、名望种种之后,你一定会付出一些的,这些付出包括大家的,大家对你的讨厌、非议,包括你私人生活的减少,包括掉很多私人的时间和空间,不能陪父母啊等等。我觉得这些都是很等价的。关键你是清楚你要的是什么,比如我想做好我的公司,我想主编好我的,这些东西完成了,其他东西不重要。大家你,你说再多也没用,过十年二十年再来看,大家还是看得到你的努力,看得到你对这个行业所产生的影响,不用去计较一时的感觉。

  记者:很多读者都觉得你的作品读起来很感伤,《爵迹》也会给人这样的感觉吗?

  郭敬明:《爵迹》可能更奇幻一点,故事性更强一点。我自己从出道到现在,只有第一本小说是奇幻小说,中间大概9年时间,我都没有再写过奇幻了,今年正好是我写作的第十年,我希望回归一个奇幻作品作为自己的纪念吧,给十周年做一个标记。

  记者:《收获》的钟红明提到看《爵迹》很像日本动漫,郜元宝老师说看打斗情节很像金庸、古龙的数,听起来好像挺混搭的,你觉得他们评价的对吗?

  郭敬明:其实不太像,仔细看的话,可能还是年轻人的接受多一些。因为确实我们这一代人,都是在日本动漫、种种游戏里面成长起来的。这种世界观,对奇幻的东西会有认同。《爵迹》不同的是,它有属于自己独特的地方,它也有其他的共性。我最后出来的单行本会有调整,包括顺序,世界观等等,我尽量做得与众不同一些,是完完全全从来没有人做过这个东西,那在奇幻小说里面也很难得。

  记者:刚才也提到,你的很多作品读起来很忧伤,你自己是个乐观者还是悲观者?

  郭敬明 1983年6月生于四川省自贡市。“80后”作家群代表人物之一。代表作《幻城》、《小时代》等,2005年3月,《福布斯》中文版推出的“福布斯2005名人榜”中,郭敬明位列其中,排名第92位。2008年5月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以《China s Pop Fiction》(中国流行小说家)为题,评价他为“中国最成功的作家”。即将于8月推出新作《爵迹》。